党群工作
共青团
党建工作
纪检监察
工会活动
艺苑采风
艺苑采风
相约在壮美高原

文/钟石玉

    五月初的武汉,阳光和煦,蔚蓝的天空中掠过一道道燕子的剪影,临近初夏的微风轻柔拂面,古田江滩边,呈现一片花红柳绿;湖北地调院院子里,幽幽花香,阵阵沁人心脾;整栋大楼里鲜有人影,大多地质工作者的忙碌身影早已活跃在荆楚大地……在这花好春意浓的季节里,一支内蒙古巴彦都兰项目组正整装出发,万里走单骑。
    春风一去几万里,吹到长城不肯青。汽车驶过张家口,途经张北县进入内蒙境内,塞外高原风光开始展现,草未青,满目萧瑟,刮着阵阵寒风……
    旅途的第三天早上,我们已经将锡林浩特抛在身后,向草原腹地挺进,不料“天有不测风云”,在大通道上遭遇到了白毛风,黑色路面开始出现白雪的波浪,呼啸的风夹着雪粒,不一会儿,路看不见了,车子开始有些摇摆,接着只能看到约3米远对面的车灯,山头如同长出白发,我们沉溺在雪的海洋里。幸好,老天开恩,不一会儿白毛风小了,路面显现出来,我们继续前行。
上午来到一个蒙古驿站,当地牧民热情迎接了我们,嘘寒问暖,煮酥油茶为我们祛寒压惊,还详尽告知白毛风有四种:亚布干白毛风,能看见山头;马白毛风,山头看不见;骆驼白毛风,太阳看不见;瞎子白毛风,白天黑夜看不见,分不清。而我们这次遭遇的还只是白毛风小弟弟,马白毛风。内蒙高原以马白毛风为礼节与我们这些首次来北方的年轻人第一次握手,我们感到挺幸运的。告别了热情的牧民,下午我们顺利抵达东乌珠穆沁旗,经过全员半日楼上楼下的打扫,天黑前终于入驻基地。
    谁知此后连日的雨雪天气打乱了原本的工作计划,五月中旬天空才开始放晴。记得那天雨后初霁,浮云自开,阳光洒满小楼前的角角落落,大家趁着天气好没敢怠慢,早早起来做好准备,吃完早饭,我们一行人带上各自的工具及干粮,在碧空如洗,万里无云的高原草地上,汽车载着我们朝着事先设计好的线路出发了。
    车子在崎岖的山道上一路颠簸,那起伏跌宕的节奏就像我们激动的心情,欢腾雀跃,行驶了近一个小时到了离工作区最近的山沟口,大家下了车,都快步向目标点走去。开春前的山野,山顶上还只能看见厚厚的积雪,山坡上覆盖着淡黄金色微微泛绿的草皮,并缀着点点牛羊,展现出些许的生机,眼前一片壮阔悠远。
    我们一步步登攀上山坡,边走边观察岩性成分、地质现象,寻找地质界线、矿化线索,每到一个地质点就迅速采集样品,作好记录。大家在无比清新的空气里野外作业,兴奋而动作敏捷,感觉到内蒙高原正张开热情臂弯欢迎我们。2015年的野外地质内蒙行就这样真正拉开了帷幕,虽然眼下的每一步操作都是多年来略显枯燥乏味工作的重复,但这里是一片处女地,有待我们以蓬勃的青春,智慧的双手,开垦出新的矿藏。因此大家个个劲头十足,似乎眼前的每一步都能享受到成功的喜悦。
    时近中午一点,日头略略偏西,找一处背风向阳的平坦地,席地而坐开始午餐,午餐是早晨从驻扎地带出来用保温杯装着的,一荤一素加温开水就着米饭和着细细寒风,很快这顿简单的午餐便杯碗见底。
    吃完饭,就近草地上或俯仰天地,任随满脑子人生漫画犹如天空舒卷的云朵;或者背靠草坡看着远处那吃草的羊群,任漫漫无际的视线被大朵盛开的白色杜鹃牵引……啊,辽阔的草原正以它无比的壮美,敞开胸怀接纳我们。
    休息片刻后,继续观察、采样、记录。今天是野外作业第一天,由于近半年的冬训在室内上班,此时体力稍显储备不足,大家刚近下午就已经感觉到比较疲惫,每迈一步,小腿都如同灌铅一般沉重,每爬上几米都气喘吁吁。
    高原的天气就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二点十五分,大面积的黑云自西北方向的境外向我们头顶压过来,顷刻间雨水夹杂着冰雹倾盆而下,工作环境糟糕透顶,大家立马穿上备好的雨衣,然而裤子与鞋子还是被冰冷而无情的雨水淋个湿透,石头与草皮也都变得湿滑不堪,走在山上如履薄冰,稍有不慎就会摔个嘴啃泥,大家只能互相告诫小心挪步,心里默默的不断给自己鼓劲,虽然天气恶劣,但必须加紧完成工作任务,不能在第一天就掉链子。这是内蒙高原赠予我们的第二个礼节——暴风雪,我们则以坚定的意志欣然迎接。
    大约三点半,乌云散去,太阳又露出了它的笑脸,阳光染红了幽草,连绵的山峦又披上了一层黄金甲。天气转晴,大家心情变好,干活也开始有劲起来,不一会儿,所有任务已经完成,麻利地收拾好工作用具和样品,找个相对好走的坡面下山。大家哼着小曲,一路快步,不一会儿就到了山脚下。
    虽然淋了雨水挨了冰雹,然而淳朴的牧民大哥早已心系远道而来的找矿人,他们看见我们的车驶过来,站在路边迎候我们,热情地邀请我们去他家蒙古包坐坐,给我们各盛上了一碗滚烫的奶茶与一块风干牛肉,粪炉里火烧的很旺,牛粪饼或羊粪球在里面吱吱作响,我们围坐在火炉边全身立马暖和起来,真是填肚充饥外还能感受蒙古族兄弟般的温暖情谊,这真是难能可贵的快乐小插曲。
从蒙古包出来,坐在晒干后地毯似的草地上,正值蒙古高原日落时刻,远处倦鸟还巢、牛羊暮归、炊烟四起。再抬头仰望,两座光秃秃的山之间云雾缭绕,隐隐约约地透着太阳的光芒,微微寒风拂过山间,带走了丝丝云彩,渐渐地太阳的轮廓变得越来越清晰,它的余光照耀着大地,顿时草原变得金灿灿的一片,大地仿佛披上了一件金衣,万物此刻呈现出一片辉煌。此时此刻,蒙古高原的太阳很柔和,犹如母亲的手在抚摸着游子的脸颊,让每一颗年轻的心都得到温情的抚慰而陶醉了。美丽的草原以它独特的壮美,盛情款待我们。这是高原赠予我们的第三个礼节—艳阳天。
    在如此美丽的风景中,我情不自禁轻吟出王国维的诗句:“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这句被王国维谓之“成就大事业、大学问的第一境界”的诗,正暗含了我们现在的心境。在攀登事业高峰的征途上,我们深知平凡的野外工作没有波澜壮阔,没有万众瞩目,也没有鲜花掌声,有的只是地质人在茫茫大山、辽阔高原上对工作的那份认真,面对艰辛迎难而上的坚韧和对找矿的那份执着,然而,我深深明白,也唯有如此才能成就一番事业。
    钻进汽车,期盼着快点回到基地,能吃顿热饱饭,冲个热水澡,然后再检查当日的工作情况,做好这一天的工作总结,为明天的任务做好充分好准备。这一晚,我和我的伙伴们是在激动而愉快的期待中进入梦乡的。
    有了给力的第一天,我们每个人都对明天的美好充满信心。新的铜矿化点很快会与我们相见。坚信更多绚丽多彩的高原风景将张开双臂紧紧拥抱我们。
    “不经风雨,怎能见彩虹”。我们的青春年华与壮美的高原有个美好约定。

邮件系统网络磁盘云管理平台帮助中心网站地图给我留言中国地质图书馆VPN地调论坛

湖北省地质调查院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湖北省地质调查院信息中心
地址: 中国 湖北 武汉市汉口古田五路9号 邮政编码: 430034
鄂ICP备10203782号-1 鄂公网安备42010402000110号 访问统计: